http://www.skbrealtor.com

年及百龄菜花香——洪洞县明姜镇陈家庄98岁刘段

  市场信息报讯(张天鸣 闫竹芸)在阳春三月底,田野上苦菜花盛开的美丽季节,我们前去采访了洪洞县明姜镇陈家庄村今年98岁的刘段香老人。

  首先这是一次比较顺利的采访,因为之前采访的百岁老人或九旬以上的寿星,大都耳背需要儿女们做翻译,而今年98岁的刘段香老人不同,老人除了视力略差些,耳朵的听力与年轻人一模一样,问啥谈啥,一场采访下来犹如聊天一样轻松。

  刘段香老人住在村东头靠边的一个农村旧院,从外观上看,老人的生活条件在农村来说属于那种底层家庭,第一印象是连院墙也没有,四孔窑洞很破旧,经笔者仔细观察,这些窑洞的腿子是土壁子,窑顶上半部才是砖。虽然住着冬暖夏凉,但在农村已近危房之列,因为旧窑洞还是旧式木窗,采光不好,里面的光线很暗,在我们进去后,老人盘坐在土炕上正收听半导体唱戏,盘腿打坐的样子如同佛家一样标准,估计我们当下有些年轻人也做不到。正担心如何交流时,老人先开口说,自己一个人看门哩,儿子和媳妇上地里干活去了。随后我们让邻居打电线分钟儿子和媳妇就骑着小电动回来了,结果一交流,今年71岁的儿子陈中岳,耳朵背的比老人还厉害,处处还得98岁的母亲当翻译,后来我们干脆直接与老人聊天,想不到越聊越开心,老人虽然98岁了,虽说视力上稍差一些,等我们与老人坐到院里光线好的时候,谈起话来与年轻人一样方便。当老人彻底了解到我们的来意之后,她似乎很自豪的说:“我去厕所的话,拄两个拐杖就可以去的,暂时还不累及孩子们”。其言外之意是告诉我们她的生活目前还可以自理。

  鸡蛋、肉和野菜是老人平时喜欢吃的三样东西,因为她牙齿有部分脱落,但不影响啃肉,只要煮的软些还是可以的,饭量与年轻人一样大、一样正常。除此之外,偶尔少量吃些面饭和饼子、饺子、馒头之类换换口味。

  在我们与老人聊天当中,老人的一个侄女刘小凤带着小孙女从广胜寺北郇村正好来走亲戚,给老人带来了牛奶之外还特意捎了两把野菜,说是三月十八期间邀请老人去住两天,老人很喜欢逗小孩,不断用零食逗小孩,相互取乐。刘小凤女士的到来,为我们采访提供了更多的信息,她说,老人是她的亲姑姑,年年过生日,亲戚内部一家子就来聚聚,围绕老人吃顿好饭,并不收礼不大闹,她还告诉我们,老人从44岁守寡到现在,相当的不容易,老人一共四儿两女,大都在近处各自安家生活,如果农闲时,嫁到附近的女儿就会接老人去住几天,所以老人也不寂寞,平时她也很少串门,老人自己很风趣的说,与她一样年纪大的大部分都不在人世了,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,就是在家也没人愿意串门与老人聊天,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听戏、半导体收音机几乎不离手。据了解,她早上7点30分准时起床,一天三顿饭准时吃,中午饭后也按时休息,唯一不准时的就是晚上休息的时间不准,晚上常常听戏才能入睡,有时八九点就睡下了,有时在被窝里听戏,晚上10点之后、甚至12点左右才休息,好在土炕上放个古式小木桌,上面经常有小零食,饼子或煮好的鸡蛋,据儿子和媳妇说,在照顾自己方面,老人处处会自己操心,什么苹果、橘子、梨之类的水果,老人没事的时候就设法变花样吃,渴了也不多喝茶,除了吃饭正常喝米汤外,几乎是暖壶倒白开水管饱。

  老人的心态似乎除了养生之外与世无争,这大概与她的经历有关,她回忆说,她生在旧社会,小时候还处在妇女缠小脚的年代,她的姐姐就是被迫缠过小脚的,而她是幸运的,她父亲反对妇女造脚害人,理由是妇女不识字就得干活,干活就得有大脚,所以在父亲的支持下,她成了幸运儿,所以谈起此事,刘段香老人还一直挺感念父亲的。

  从身份证上可以看出,刘段香老人出生于1923年10月3日,对于生日来说,老人几乎没有单独宴请过大伙,解放前太穷请不起客,解放后孩子多日子过的挺难,能吃饱饭就不错了,她说,虽然这些年条件好些了,但年年有国庆年年沾光,看看国庆节目就算过生日了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